这是一个公开的页面,个人隐私是非常重要的,以下涉及隐私的所有内容都将模糊边缘化讲述

我想将这段记忆中的往事永远记录在这里,以此来表达歉意

做错了就该道歉,如果有机会,应该当面

往事

大约7年前

  小时候,我有一个发小,或者说算是死党.我更喜欢发小这个口语称呼,那时候的我们无话不谈.虽然现在我和她很多年没有相见,不知道彼此的电话,不知道彼此的QQ号,也没有彼此的微信,甚至连现在都敲不出她小时候的名字.但是,我觉得我们是彼此的发小

  七年前,在村口的一次相遇,我的发小坐在她妈妈车子的后座上,我即刻朝着她笑着挥了挥手,并得到了发小相同的回应.在短暂的相视之后,我还站在原地,呆若木鸡.虽说有多年未见,此刻重逢时的惊异,但更多的是,我心中有一份疑惑

  因为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还是会,下意识的朝自己的"敌人"挥挥手呢? (PS.敌人两个字也许不太合适,但是对更早些年的小孩子而言,如果对方讨厌你.那应该会被小孩子归类到"敌人"的范畴里吧?)

  我不是已经和自己说好了,不再相往来了吗,那为何此刻又如此呢?

  更让我困惑的是,那为何''敌人"也会朝我挥手回应呢?

  也就是那时候起,我已经有一些分不清,她还是不是"敌人"

大约6年前

  大概是除夕前的那几天,坐在家里玩着电脑,打开腾讯微博后,腾讯推送几个有可能你认识的人,那一瞬间其中一个头像让我反应过来,这是我的发小,虽然这么多年没见,但是上次村口的重逢让我确定这就是她

  于是我有了第一张发小的照片,那应该是她在大学寝室里的自拍,镜头前噘着嘴,比划着剪刀手,身后是床铺.配图的文字是她说自己换了新的的手机号码

  在一顿疯狂点击鼠标后,除了手机号码和她的网名以外,没能获取任何其他有关于她的信息,因为我没敢关注她的腾讯微博,更别说试着打一通电话了

  可心中还是很纠结,却不敢直接向她要一个是敌是友的答案,还没出息的试着在新浪微博上寻找她的网名,喜出望外的是找到了她新浪的微博,但是更新的日期停留在了2012年.从这里知道了她毕业于师范.

  老师你好!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她常常来我家教我做作业,即使我在学校的年级比她高.贪玩的我时常心不在焉,会重复问傻问题,她似乎不厌其烦.或许这就是教师与生俱来的耐心和聪慧吧

大约5年前

  忘了从谁的口中得知,发小她这一年有对象了,对方也是教师,所以这一年来似乎很少看见她(PS.其实每一年都很少相遇吧)

  少有的几次相遇却都有互相挥手示意,还是会让我困惑不已,但她从身旁而过后,内心又会有这样一段对自己的独白,也许岁月更迭,她已经不那么讨厌我了吧?或者说也只有我这种小家子气的人会在意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"小事"吧?

  "既成往事,她若是已不在意",那再相遇的时候,我想我应该要试着主动向她打声招呼嘘寒问暖一下

  可没成想,这下一次已经到了这一年大概年底前后,我遛着狗在村里的老人院的河边,她挽着自己的妈妈在散步,她看起来有一点"胖了",在经过内心的各种OS后还是放弃了过去打招呼的想法,而是远远的看着,并不是因为又不敢或是又没出息,而是因为发小身旁的妈妈

  她的妈妈是被我最先列入"敌人"的人(PS.写到这里的时候,我又觉得我以前挺无聊又荒谬的,抱歉,阿姨!)

  (PS2.当我准备往下一年写时,我才意识到,这是我第一次叫她阿姨,一直不以为然的叫着"某某的妈妈",看来我不止小时候荒谬,现在又何尝不是呢)

大约4年前

  应该是发小生宝宝了吧,于是乎在我的记忆中翻不出这一年有相见的画面

  这算是天各一方了吧,彼时心中的疑惑也渐渐地被我淡忘了

  而这一年的入伏还是入秋的前后,有一天早上,发小的妈妈却让我去她的家里,这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,我表达不出当时的心情,很词穷,是忐忑不安还是什么?似乎怎么形容都是词不达意,但有一点是确认无疑的,那便是即将"如临大敌"伴随而来的紧张(PS.紧张的以至于对当天的记忆都有些许模糊)

  踏入门前还在思索着如何面对她的妈妈,然而迎面而来的竟然是一张小时候熟悉的笑脸.这是我脑中所提前模拟的各种情况,各种画面中是不存在的

  这个"敌人"似乎"不太冷",这让我有些错愕,错愕到我记不得彼此之后的对白.

  想来是一段寒暄之后,我才知道让我来的原因是发小的笔记本坏了.但是现在再去回忆却想不起,哪里坏了,又是怎么好的.也许对于那一段的记忆而言.它只选择保留了那张笑脸和的不像是"敌人"应有的柔和的对话语气

  离开她家以后,我不知所措,心中填满的是疑惑

  "敌人"......?

  内心的波澜,是一阵又一阵

 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

  回到家后终究向我的妈妈提及我打心底不愿意讲起的往事,我急于向她求证,可我妈妈却说她并不记得了.她回答道"有吗?",言简意赅

  答案就是不记得吗?儿时的一段往事似乎有一些被颠覆,一时间我有些疲惫和沮丧,我似乎突然就没有精神头去拨开那团迷雾了

  因为我想到我们应该不会再相遇了吧,正如这一年几乎没有见到一样.况且那时我已经搬了家,发小当了妈妈也应该在婆家了,即便隔天在哪里彼此碰面了,那又怎样呢?

 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,那又何需再深究?

  到此为止,翻篇吧

大约3年前

  这一年,由于爷爷奶奶搬入了我的老家居住,加上我的爱犬,它和我的爷爷奶奶一样有些老迈,三个"老人"需要挂念让我开始了每天早晚都要回一趟村里照看的生活

  回村子的次数多了,自然而然的就会遇见发小的妈妈,我们一次又一次互相微笑寒暄,让我心中有一丝说不上的难受,真的说不上来,这一种特别的感觉

  快年底走在村口的马路边又一次和发小相遇了,还是一样的相互挥手.她开着车,缓缓而过,我回过头欲言又止.傻傻的站在原地,此时我明白了,先前面对她妈妈时的难受是愧疚.

  不是不会再相遇了就可以一切戛然而止了

  因为她无论是不是我认为的"敌人",她都同样会在再次相遇的时候挥手,她一如既往的挥着自己的真诚,而我呢?

  她作为你的发小,却平白无故的被你列入"敌人"这么多年,不相往来,此刻早已明白的你,为她做了些什么呢?因为没有以后了,堂而皇之的置身事外了吗?

  若是如此,那活该你没有发小.

  我陷入了沉思,反问一次又一次的划过

  几天后,我想起了发小那张微博的头像,可是存有照片的手机,在这年年初的一天晚上遛狗时掉在村子的河里(PS.我想它现在还在水底吧?)

  来不及感叹遗憾时就开始试着翻找当年那台电脑,我想不至于天不遂人愿

  再一次面对这张照片,面对发小的手机号码,难道我是现在直接打一通电话说一声对不起吗?这样就可以了吗?

  又是这般轻描淡写吗?

  我沉默了

  该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和这几年来发生的事了,我是不是连什么是道歉都不懂

大约2年前

  自去年年底以来,时不时想着该怎么做,我该做一些什么

  这短暂的几个月已经让我认识到,我应该不是她"发小",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从小玩到大,我们很多年没有相见,十多年没有说上过一句话

  她会有一个写不出她名字的发小吗?我摇摇头,这听上去很荒唐

  不管我愿不愿意,我都该从一厢情愿的"美好"中回到现实了

  平心而论,当一个这么多年未曾对话的人一时之间跟你说抱歉,你不会觉得诧异吗?莫名其妙吗?换位思考一下

  你有没有想过,她也许并不想了解这一段往事,更谈不上原谅与否

  若是如此,那么你又该如何呢?我不禁自问

  此时的我有些小心翼翼

  在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以后

  这一年的3月23日,我换掉了自己的头像,彼此成为了微信"好友",以一个陌生人开始

  我很开心之后的生活里,能有一个了解她途径

  隔三差五的翻着她的朋友圈,不去点赞和评论,因为我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接触会不会打扰到她

  我想

  如果可以,若干年以后,有没有一个机会,在一个不让彼此感到沉重和尴尬的场景下,向她当面道歉

  如果还可以,这一声抱歉,能不能以一个半路走丢了的"发小"身份

  若不可以

  那在此刻,就当我是你眼前的屏幕吧

  我想和你说

  Sorry,AddyChen

筹画

2019年的5月,开始了我的"希图",虽然没有恶意,但毕竟瞒着,并未征得她同意

在年初的思索后,我决定先从记忆中找出有关于她的曾经,时隔多年,太多的回忆已经忘却了,加上她一直被我误会,所以成为"敌人"后的生活中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

从七年前村口的第一次相遇开始,按年份罗列出能想起的一件件往事(PS.这一张最初的整理稿,写的字有些潦草难看了,离开学校后真的用到笔不多-_-! )

  • 回忆的过程其实很漫长,断断续续的
  • 在这段时间里,我意识到,空白时间点太多了
  • 倘若没有这段往事,我会是一个合格发小吗?
  • 慢慢的有一种期盼,能够记录更多的瞬间
  • 可是,实际情况是,即便回村子的次数变多了,相遇并没有增加

记忆的魅力在于,某个瞬间,能让你若有所思

我已经忘了是哪一天,摸到车门把的一瞬间,她最后一次开着车从身旁路过的画面一闪而过,这一次她不是主角,画面定格在了白色的车身和车子的车标

  • 我为何觉得她很少来村里呢?她可不会一直呆在每次相遇的马路边."老兄"!
  • 我这才恍然大悟,觉得自己好傻,我应该试着把关注点放在车上
  • 经过一周多不经意的观察,情况比我想的糟糕,村里符合条件的车有四五辆
  • 毫无疑问,我得从中找到它,因为我不知下一次相遇是何时
  • 当试着从每个车子上留下的移车电话输入微信后,没有答案,我有些失落

难道不在其中吗?在经过更多周的留意后,结果并没有得到改观

失望之余也是有所收获的,起码排除掉了几辆车,一些是路上遇见车主了,有些是从微信中知道了是认识的人,当目标只剩下了2辆以后,我的做法似乎不太妥当,这也是开头被自己觉得是一种"希图"的原因,那是因为直接拨打了剩下的两个车主的号码,希望从电话那一头的男女性别来辨别车主. 于是我排除了一辆.可剩下最后一个号码却多次尝试都无法拨通.让我觉得车上留下的号码是不是有错误
换手机后似乎有些照片没能保存下来,再翻出所有截屏后,所幸还有三个拨打的图片,分别是19年11月6日晚上22时,11月14日21时,12月11日20时,14日是记忆中唯一拨通后但是无人接听的一个.
再此期间,我还给车主留了几张字条委婉的表达号码无法拨通,但很遗憾,无果,这也是我到现在也没有解开的小疑问,在宣告寻找失败后不久,我却又一次在路边遇见了发小,同样的挥手示意后,我确定了就是无法拨通的这一辆,原来她也有两个手机号码.

在之后的日子里,我继续以一个她不知道的我是谁的身份,默默记录着随后的"重逢"和点点滴滴

试着第一次点赞,第一次朋友圈评论,第一次向她聊天

我想用时间来慢慢试着不让彼此尴尬

四季

那一个打不通的电话,也成为了我记录的对象


...
2019年
...
2019年
...
2020年
...
2021年

相遇

既然相遇很少,那就记录一下遇到发小的车吧


尾声

未来

2021.03.17 晚上8点多,回到村里,因为想拍下这样一张照片,它或许代表着故事只讲述了1/6,而剩下的同样有意义

我想借用她多年之前曾说过的一句话,逆境而走,心怀感激


Collect from AddyChen AddyChen